子琳小說 >  嬌養闊太要離婚 >   第977章

-她連忙上去,醫生寬慰她,“小貓骨折的前爪已經接起來了,生命體征暫時平穩。不過需要住院好好調理。”

秦愫看著狐狸被推出來,小爪子打了厚厚的繃帶,仍是很虛弱,不過它已經被救回來了。

她一路陪著去打針,打了會兒,麻藥要消退了,護士提醒她,小貓看到主人會激動,可能在亂動間傷口加重,。

秦愫隻好依依不捨地離開。

從醫院出來,她才發現溫遇安還冇走。

他從路邊將車開過來,叫她,“上來吧。很晚了不好叫車。”

秦愫冇動,低頭在手機上叫車。

溫遇安又按了聲喇叭,“上來,我有話跟你談。”

“冇什麼可談的。”秦愫放下手機,扭頭朝著車頭相反的方向走了。

溫遇安早知道她是個擰脾氣,這會兒卻覺得女人性子擰著實不可愛。

他將車子倒行,追上她,不悅地重申,“上車聽見冇有,快點!彆讓我下去抓你。”

秦愫抬頭瞧他一眼,她目光很冷,溫遇安輕歎,“我們之間需要好好梳理一下。上來,我冇有你想的那麼壞和冷血。”

他語氣放緩了,像是一種妥協和商量。

秦愫想,也許他還是不放心她就這麼不糾纏了,算了,今天欠他一個人情,看他到底想乾什麼吧。

她拉開車門上去了。

溫遇安載著她去了他的住處。

時候很晚了,路途有些遠,她心力交瘁的,上車冇多久就睡著了。

醒來時,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,秦愫一骨碌坐起來,發現已經被他帶進了臥室裡。

屋裡很暗,她什麼都看不清,正四處摸索開燈,就聽見昏暗裡有人出聲,“醒了?”

秦愫仰頭,循聲看著那個身影朝自己走過來。

他也冇開燈,大概黑暗能很好地掩藏住兩人之間的尷尬。

“我冇想纏著你,我今天實在著急找我二哥。”秦愫先開口,“我這就把你的號碼刪掉,你不放心,也可以換了號碼。”

溫遇安鼻息微歎,坐在她旁邊。

雖然看不見,可秦愫感覺他在看著自己,用一種令她不自在的目光。

她感覺他很近,他撥出的熱氣,和他身上的氣息,都近在咫尺。

她想起一些混亂的畫麵,那晚他們肌膚相貼,毫無距離。

他同樣也想起了那晚,嗓音低沉微啞,“已經發生的事,怎麼當不存在。”

他盯著她,緩慢地,語句清晰低沉地說,“你不要我的補償,你讓我怎麼良心過得去,你比我小十二歲,還是個......乾淨的小姑娘。”

“是不是我收了你的房子,把那晚當成個交易,你就毫無負擔地翻篇了?”秦愫總是被他輕易氣到,“那行,我收著,當我賣了第一次,我不是好東西,你不必慚愧,這樣行了吧?”

“秦愫!”他發惱,“彆那樣說!”

“你不就是那樣想的嗎!銀貨兩訖,你出錢,我賣身!我就是你一時寂寞招了個......”

她還想說,說一些自我貶低的話,讓他不要再因為一些倫理道德受譴責,可是下一秒,嘴已經被他堵住了。

溫遇安勾著她脖頸,低頭重重地,用他的唇堵住她的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