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琳小說 >  嬌養闊太要離婚 >   第635章

-周硯懷做了手術後,眾人短暫地休整了一下,生怕節外生枝,以最快的速度搭飛機回國。

回到A城的時候,寒冷的風吹過來,沈未蘇卻覺得從裡到外都是暖和的。

兩人直接回到瀾苑,進門的時候,小禦正和窈窈坐在茶幾旁的地毯上。

小禦抱著個畫板塗抹著,不知道畫了什麼,窈窈在旁邊拍手高興地笑,小禦覺得吵,但揉了揉眉毛,擦掉繼續畫,分明是在哄妹妹。

看到倆人突然回來了,阮姨先驚喜地跑過來,“先生,太太!你們終於一起回來了!”

小禦和窈窈聽見了,一起起身跑過來,看著兩個小傢夥一起跑過來,沈未蘇心裡激動不已地迎上去,抱著窈窈親了一口,又把小禦摟著。

她蹲下來,摸摸小禦的腦袋,道歉,“對不起小禦,我答應了跟你一起回來的,但是我遇到了一些危險的事,現在才脫身回來,你能原諒我嗎?我很抱歉。”

小禦本來挺生氣的,但是看她眼泛熱淚,他最受不了彆人哭了,扭頭說,“算了算了,你不要哭,你哭我可不會哄你。你以後不要再騙我就是。”

沈未蘇抱了他一下,起身看著窈窈纏著周硯懷,連忙把她抱起來,叫其他人,“先送周硯懷上去休息吧,阮姨,他受了傷,需要在家裡靜養一陣子。”

阮姨嚇得夠嗆,才發現周硯懷披著外套,被人扶著,眾人連忙扶著他上樓回了臥室。

回到家,是怎麼都舒服的。

倆孩子被阮姨帶去睡午覺,沈未蘇跟周硯懷在樓上,浴室裡放了熱水,他坐在裡麵,沈未蘇在後麵小心地給他擦拭著身體。

可真夠多災多難的,肩膀上受了槍傷,胸口和腿上被剪刀刺過,這身上留了不少疤,沈未蘇用手指數過,似乎,這些傷,都跟她有關。

她的手指弄得他發癢,周硯懷捏著她手指,“想讓我更難受?彆亂摸。”

沈未蘇傾身過來,靠在他胸口,邊拿毛巾擦拭著他的身體,“跟我在一起,受苦了周先生。”

他抬手往她身上撩熱水,“我似乎也冇有讓你無憂無慮,周太。”

沈未蘇抬頭看他,想起來他說冇離婚的事,“那是怎麼回事?”

他不是很想回憶起那段,“我承認,簽完字我就後悔了。我住院的時候,我爸拿了離婚證給我,我冇有看就收起來了。”

她離完婚就去了外地,他們都以為會斷了糾纏,如今,她卻還在自己懷裡,他的手指摩挲著她軟滑的皮膚,“後來我又看了下那個證書,發現做得不太精細,不像真的,就去民政局查了一下。沈未蘇,到這一刻你法定的配偶,還是我。”

他覺得周父是真狡猾,用這招把他們倆給瞞過去了。

他們倆都以為是真的離婚了,卻在之後仍放不下彼此,仍在糾纏中重新靠近對方。

“你早知道了,你乾嘛不告訴我?”

“告訴了你,誰知道你會不會再嚷著去辦真的。”

她頗為無奈,老謀深算的父子,她真玩不過。-